首页 pe 总决赛G2:独行侠的调整和绿军的防守

总决赛G2:独行侠的调整和绿军的防守

总决赛G2:独行侠的调整和绿军的防守

G2小牛队首发,基德为东欧组织了更详细的事情,比如调整挡拆选择。

G1小牛队使用了霍福德和KP的挡拆,但由于两人面对小琼斯,覆盖质量不高,间接影响给东契奇制造了进攻困难。 而在G2中,小牛队一开始并没有专门选择霍福德来进攻,而是选择了体型较小的怀特——因为怀特在防守华盛顿,而华盛顿的掩护质量和控球能力都比琼斯要好,因此: >

东契奇叫华盛顿挡拆,怀特换防时,他背身一对一(图1);

欧文与华盛顿换手侧翼,怀特换防,欧文直接突破得分(图2);

抢下防守篮板后,欧文甚至试图在标志处给东契奇设置挡拆,让东契奇接住怀特(图3)

然后,继欧文这次不太明显的挡拆后,小牛队在设置掩护时也扩大了球员的位置,比如:

莱弗利这次竟然在中圈设置了掩护,让东契奇攻击塔图姆(图4);

可乐杯在东契奇过半场后再次设置了掩护,也是为了调动KP防守东契奇(图5)。 )。

为了缓解东契奇的压力,独行侠队甚至让东契奇打了一段时间无球——他还投了一记底角三分球——这也是东契奇在本系列赛前两场比赛中的唯一出手投篮。

随后独行侠也在防守上拼尽全力。

第一个是防止转换(图 6)。 他们知道要让东契奇先回到后场。 无论凯尔特人得分后卫先回到哪个底角,东契奇都会来到近端锋位置。 ,最多拖延出现在球场上的对手然后快速返回位置; 两位大个子都利用自己的身材和臂长来防守长传,让领袖追赶持球球员——这就是凯尔特人队的优势; 放慢了他们的节奏,甚至让莱弗利坐在第一线,但也希望你少打反击。

说实话,这场比赛汇集了很多对阵凯尔特人队的不利因素。 他们的三分球投不进,塔图姆个人进攻吃力,布朗阵地战进攻效率降低,凯文。 凯尔特人队在G2中有着停滞不前的传统,因此必须看到,小牛队没有赢得这场比赛确实是一种耻辱。

但凯尔特人还是扳回了比赛,而且他们的防守反应非常快——这个系列赛到目前为止凯尔特人在防守端表现不错,失去了很多主动性和松弛。 场景不同,并且对不同的进攻方式都有预警。 可见球队做了多少准备,例如:

当第四球出现极高挡拆时,霍福德并不是唯一一个直接放手的人。 底角琼斯来到禁区护框,弱侧怀特也暂时放开华盛顿,延缓了莱弗利的下坡路线。 虽然东契奇击败塔图姆时有不错的进球利润,但他坚持不住了。 这样打太累了,塔图姆很清楚自己不能惹事,从来不给他犯规的机会。 到时候,如果几次都没有球,那就只能这么做了。 性价比更低;

第五球KP反应也很快。 他走到三分线边后退,同时命令布朗赶紧回击。 与此同时,白棋弱势。 球队再次释放了小琼斯,也是为了让白金能够尽快回到护框位置。 有了双重保证,东契奇再次面对三个困难,最终选择相信可乐杯的开放机会;

而且,当欧文在侧翼打挡拆时(图7),霍福德和怀特根本不在意,全力攻击欧文。

这些照片直接说明了问题。 凯尔特人似乎已经分析了小牛队的每一个覆盖范围,但本质上,他们仍然没有把小牛队看似据点的外线放到场上。 与此同时,他们的“拒绝投票”行为进一步激励了绿军球员在单场比赛(甚至系列赛)中这样做。

最终,配置最好的队伍接管了游戏的生命——这一次,霍乐迪成为了代表人物。

本场比赛,霍乐迪再次在强侧扣篮位置上大放异彩。 他在篮下终结并争夺篮板球的能力非常强大。 他在这个位置上的出现也给很多球迷/球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 思维方式——首先,它为塔图姆带来了更近的传球选择,其次,它占据了篮下的空间,让身材较小的球员能够保护框架,给塔图姆/布朗等人正好命中的机会。 框架。

最终的结果,霍勒迪来打塔图姆丢掉的球,霍勒迪来拿中路切入的球。 他拿下26分、11个篮板和0失误。 这场戏,让球队想起了斯玛特的过去,让球迷忘记了以前的斯玛特,看似残酷,但确实是一次升级。

接下来,小牛队将回到主场与绿军进行对抗。 只要他们的手感稍微调整一下,继续保持对阵凯尔特人队的防守执行力,他们就不会。 没有逆风而行的机会。

对于绿军来说,“系列赛始于客场的胜利”。 今年他们也非常明白这个道理。 然而,他们已经遭遇了1-2和2-3的失利。 他们需要意识到这个系列赛还远没有结束——好消息是他们今年已经一路杀入季后赛。 凯尔特人现在的客场战绩是6胜0负,看来我们应该抱有一些期待。 对于他们来说。

第18冠的梦想已经在绿军球迷心中存在了16年。 距离实现这一目标只剩下 2 场比赛和 1 场比赛了。 来吧。

关于作者: 投稿

热门文章